7966一尾中特网站
 找回密碼
 注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EDA365大咖直播--《用數據說話--HFSS仿真實操案例講解》
查看: 225|回復: 1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傳統操作系統的黃昏,分布式是一劑良藥嗎?

[復制鏈接]

該用戶從未簽到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于 2020-1-22 13:44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EDA365歡迎您登錄!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注冊

x
本帖最后由 fish1352 于 2020-1-22 13:51 編輯 7 V+ G" ]$ {" @/ l. U

( n0 v; ~" n: M: J
/ f$ u, x% x2 c1 D
$ a! b, w" |3 B8 y/ b( q 萬物互聯時代已經開啟,全球主要科技企業都已敏銳意識到,所有的終端-人-服務-場景進行連接,將會爆發前所未有的創新變量。- U, R- m& C/ E% @  h
1 V/ I3 L4 f" X! g& l. W
但現實情況并不令人樂觀:不同操作系統、不同品牌終端、用戶在不同場景下使用的服務絕大部分都處于割裂狀態。新技術趨勢一定會撕裂傳統壁壘,這也就意味著,現有的操作系統與應用生態將會被顛覆,就如從PC時代到移動互聯網時代一樣,全新萬物互聯時代一定會誕生全新類型的主導操作系統。* t4 o, Y& z) ?( Z( Z

: I  Q, P- _  T: H 業界普遍認為,“分布式”技術將驅動下一代智能生態與用戶體驗的重要變革。- n; O4 B( }+ U9 E* ]
) d2 z, w8 C* }* L% n/ s/ a
分布式操作系統會是一劑良藥嗎?
$ v9 k9 J! r+ m2 W% d# x! b
+ M3 x. n/ w4 Z; Q8 ? “分布式”操作系統的主要特點是打破所有硬件邊界,將終端硬件能力與終端本身完成解耦,然后把這些硬件能力放入一個共享資源池中,各個終端可以通過分布式操作系統從共享資源池中調用所需的硬件能力。
. ?. g+ K7 _* w, c1 X7 a7 J' m1 \- g7 L* I$ O4 A. P' E
相比較而言,基于目前操作系統的跨終端協同還僅限于簡單的數據傳輸。 : T- p4 g5 w: V; ~5 d

0 O4 ^+ F6 ]# o; r3 W8 B4 @ 對于用戶來說,“分布式”操作系統意味著將擺脫單一智能硬件的限制,終端完成連接即是感知所在,大大拓展了場景智能化服務體驗,數字世界與物理世界無限貼近。對于開發者而言,終端連接所在即是用戶服務所在,可以無限拓展應用的使用場景與創新邊界。而應用也將無處不在、全部上云,場景驅動,不會再受不同操作系統與終端類型的限制。“連接一切”、“Device as a Service”的理想將首次成為現實' G& a& h  h0 t

. [: A0 x8 G) v  ]+ Z1 q4 d  A9 ? 由此來看,“分布式”技術代表了萬物互聯時代操作系統與應用生態確定性的演進趨勢。這也是如今包括谷歌、微軟、蘋果等科技巨頭企業都將“分布式”作為重要技術研發方向的重要原因,比如已經曝光的谷歌Fuchsia OS操作系統。
, L  D' P) L% Y; G8 k/ h1 Y+ G; A6 O2 y
華為是全球首家將分布式技術在操作系統與智能終端實現商用的科技企業。2019年8月,華為在當年全球開發者大會上正式發布了其基于微內核的全場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統——鴻蒙OS。
& ?0 P3 |3 c- P/ E! P( r% d9 B. G# E$ `
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透露稱:“華為操作系統的研發始于十年前,雖然開始作為操作系統的“備胎”存在,但華為并不是要做另外一個Android,而是要面向萬物互聯時代打造全新的、領先一代的操作系統”。
% z/ \% P( Z( X- r* x
' x: A* P: O3 j0 g# K
▲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
* H. L6 P, V' l8 r" ~* p* C
/ K6 T4 b5 ~  n! H 顛覆用戶體驗的"超級終端"
7 ]( J( [0 k( C6 ^# f" J% R+ B- |- ]
( \  H4 }# @6 A- Q" V/ Z 在分布式場景下,單一智能硬件的邊界被打破,萬物為一物、一物連萬物的“超級終端”將會出現4 v# `( o0 Z4 v- R0 L: y  [8 ]6 y
8 m2 A$ b4 D1 s: E* U+ C& U
用戶通過超級終端,可以像調用一個APP一樣,通過云端調用所有終端的硬件和服務能力,實現“千里眼”與“順風耳”,終端之間實現完全的互操作與數據共享。* p) R- W* j$ P( E3 |+ n5 v  _( U

3 m  O7 z" |3 T5 b 在華為智慧屏發布會上,現場工作人員曾用一部華為手機和千里之外的一名人員通過手機進行視頻通話,后者隨后調用了一部正在飛行中的大疆無人機攝像頭,并將航拍視頻畫面實時傳輸到發布會上現場的華為智慧屏上。
8 P1 g& {$ R( _8 z; d, J5 R8 G$ u( B% D( M% c
這種“超級終端”能力,會彌補目前不同智能硬件特定的能力缺失:比如智能手表往往沒有高清攝像頭,智能大屏設備沒有運動健康監測傳感器,智能耳機等設備沒有大存儲等等。 ( C2 Y- g; `1 N# v

0 {- ^6 q# Z# P- Q# B6 U 更重要是的,分布式技術在智能汽車等更多創新終端的落地,會爆發巨大的創新空間與體驗想象力。在家庭場景中,我們可以將正在進行的手機視頻通話接入到華為智慧屏等大屏設備,語音接入到智能音箱,同時與筆記本或者Pad進行內容數據大屏交互,這種社交娛樂或遠程辦公的體驗遠超目前的微信通話或者FaceTime,也是現階段被孤立的單個設備沒有能力解決的事情。
$ q( h' N. b  E# V4 s) j. \4 t+ }* s, P1 D, H
在出行場景中,汽車設備的智能化同樣是目前困擾行業的一大難題,一臺汽車從開發、驗證、制造、銷售的周期大約是3-5年,而用戶買到手機使用的周期更是長達5-10年。與之相比,智能手機等設備的更新是1-2年。分布式技術可以將汽車變成行駛中的“超級終端”,智能手機將為其提供強大的邊緣算力,云計算和車路協同將為其提供周邊場景甚至是整個智能城市的準確感知,車載大屏實時接入地球另一側的視頻電話會議,或者家中的親人可以調用車載攝像頭看到旅途中的風景。
# l4 g3 _. E$ V( N7 a9 V$ H" s( e5 i; S+ }
▲華為消費者業務軟件總裁王成錄博士
6 C0 H  |) u$ ]7 Z- C& K0 A3 ]: t4 C* n
華為消費者業務軟件總裁王成錄博士之前在與《壹觀察》對話中,曾打了一個淺顯易懂的比方:“這就像智能設備時代的活字印刷術,分布式技術把硬件能力解耦并分拆到最小,一個硬件模塊就相當于燒好一個個字,用戶使用的過程相當于利用這些字組成千變萬化的文化內容”。
1 d9 I; P3 ^' [" g( P9 y& n) F% K% m+ ~5 O2 W9 e+ L) H5 y2 w
不過,要實現這樣的分布式變革體驗,背后需要研發企業具備非常強的綜合技術能力與創新意識。 6 ?/ h- a; T" t  g! G

. H& B  M2 z; h4 } 王成錄博士認為,這需要三大技術條件:
( K  u$ A; G" i" M  C& q# D
+ ?9 H/ [7 A# c$ m 第一,解耦能力。3 Q- G" k% n1 F, N/ D: g& g* o$ ^

; s( A+ E) Y# N) y' T- c 分布式平臺需要系統做全棧解耦,不同的模塊之間互相獨立,又可以互為組合。華為在位于東莞松山湖的手機產線已經實現了這種解耦能力,可以用一套代碼,支撐產線上的全系列手機。系統只要知道具體的硬件配置,就可以自動加載需要的模塊。
6 U( [- Q5 H% `/ G% L2 N- H3 r
3 G3 r" u9 s9 f! ]& y 第二,“軟總線”能力。
* R3 |; |; S$ c
; N* Z  k' E9 j7 b0 t8 k 總線(Bus)是計算機各種功能部件之間傳送信息的公共通信干線,它是由導線組成,連接計算機內部體系的網絡結構。華為將總線概念從計算機內部硬件,拓展到整個智能設備體系之間,“硬總線”變現無線連接的“軟總線”,眾多設備由此組合成為了一個智能設備整體。對于用戶來說,萬物相連,服務就會無處不在,華為全場景智慧化生活戰略也將深入到每個用戶生活中。( W7 D. N7 Z: R+ @' V0 Y
  B8 q% A: e' b  Y. r! Y7 V* }3 N
第三,應用遷移能力。
. k$ \% A% t. G1 @
% Y# L( [' ]0 o* s. C' p 這也是解決現有應用在不同硬件平臺、不同操作系統的快速遷移能力,比如從安卓遷移到鴻蒙OS,從智能手機APP遷移到電視與汽車應用等等。 2 f3 `! A1 ^; A( Y  `3 e2 `3 h
0 R9 x9 H5 N  z; b' i' k
《壹觀察》認為,從現階段來看,未來可見的3-5年,都沒有其他智能設備可以取代智能手機在用戶生活使用的核心位置,分布式技術提供了另外一個演進方向:用多終端去升級單一終端,用萬物互聯生態替代傳統移動互聯網生態,用全場景智慧化體驗去替代單一智能手機觸屏體驗。這是技術必然趨勢,也是用戶眾心所盼。5 g; x3 Y& T" N- y4 _$ |

1 T. N2 B% Y  ^4 U/ {, E! y8 S
" v; w2 P" U7 J! t! @1 @' o: e
' G% o! a7 H0 t) ^: G
開發者的"無限創新邊界"5 x/ o/ X% P& f" K0 G
  s7 e2 \7 p0 i- F
分布式技術同樣會給開發者帶來深遠的影響。 5 w6 M+ v' A1 }& A- n- z+ S
! w0 X8 q; _$ B, n
移動互聯網時代,傳統安卓開發者面臨的核心痛點問題之一,就是一款應用要適配不同品牌、不同硬件配置、不同UI、不同屏幕尺寸,由此帶來巨大的開發成本。/ Y% R5 W5 K, t6 t* q0 @' ^. N
; v/ X3 ~) ?9 h: V4 ~7 J& X5 S+ X2 H. o
伴隨智能手表、智能大屏、VR等新型設備不斷出現,巨大的適配工作量已經讓開發者苦不堪言。# X0 G: w5 |* L+ i3 o/ v6 s

6 {. C* I5 b' l2 E- g; G 第三方調研數據顯示,有63%開發者受困于多設備適配,49%受困于多編程語言學習,20%受困于跨設備數據融合。
. J( A4 k5 K- F( {" ]+ `' Q% J2 ]# g1 L7 p
分布式技術可以說是開發者的“福音”,對于南向的硬件設備廠商來說,可以借助分布式技術調用其他終端的能力,從而形成一個更強大的終端,王成錄博士舉了一個例子,比如:一個普通音箱在調用了手機的麥克和AI能力后,這個音箱完全有可能變成電視的智能遙控器;對于北向的應用開發者來說,基于分布式技術可以做出很多改變目前行業的APP,王博士說,基于分布式技術,現有的直播軟件就可以直接調用外部很多智能攝像頭,比如運動員在滑雪時候,頭上戴一個小的攝像機,這個攝像頭拍的視頻就會實時傳到正在看直播的手機,平板、電視上,這真的會為直播行業帶來改變。- H% E6 c( p( }- @
" l6 T  B: J% H2 P+ T8 g; C
分布式技術不僅帶來了體驗上的飛躍,還解決了不同設備部署不同操作系統、定制工作量大的低效問題。王成錄博士說,用一套統一的操作系統,根據終端規格和參數不同,靈活裁剪并部署到不同終端上完全是可以實現的,從而最大程度上實現體驗一致與生態的共享。( C: j* ~, [$ U

7 X) y1 e. [  ] 憑借多終端開發環境IDE,分布式Kit,一套統一的操作系統完全可以提供屏幕布局控件以及交互的自動適配,支持控件拖拽,從而使開發者可以基于同一工程高效構建多端自動運行App,實現真正的一次開發,實現應用的跨終端、跨場景的無縫覆蓋體驗,這也是華為全場景智慧化戰略未來重要的基礎支撐能力7 p$ T; b& S1 E; e( C

- s/ ~# o3 h& H6 d8 p 按王成錄博士的話來說,就是“把簡單留給開發者,把復雜留給華為自己,然后通過強大的技術創新能力來解決這一問題”。& `- D# d0 p1 h. F7 ]0 Q5 X, Z
/ [4 s  I7 K- i0 M+ u, A. Q
對于廣大開發者而言,華為的分布式技術已經是可觸摸、可使用、可變現的能力。華為終端的硬件邊界擴展到哪里,開發者的應用創新就可以延伸到哪里。華為消費者業務提出的“1+8+N”全場景硬件生態,帶來了之前無法觸達的邊界和用戶群,開發者也將獲得更多的分成與創新可能性。" `0 k  c# Z' H& |( b
& h5 y0 d* O* W
而開發者的集體選擇,將會決定一個新生態系統的健康成長與分布式技術的長期演進趨勢。; @9 l; U$ e& I$ j  `4 F) V' m, o

. R8 e) f% l) {3 W

+ D$ d! n* B* K  ?4 W7 d# W% W
- Q2 _4 A  `; N6 d! | 中國軟件領域再迎破局機遇
  T( V3 V3 b1 v* r
% n; @: @9 @5 P% w; _+ A 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王成錄博士提出了一個觀點:分布式技術背后,最根本的還是基礎軟件能力/ T2 t( [2 e; x
1 c$ }5 z( i! U: O2 L1 b! X3 U6 `; d
中美已經是如今全球移動互聯網創新的“兩極”,但在基礎軟件這一核心領域,中國卻落后美國非常明顯。過去20年,中國科技企業在背后苦苦追趕,從PC互聯網時代到移動互聯網時代,都沒有形成趕超甚至的并肩的機會。
5 T! U8 W6 c' l1 Q
/ N2 S0 N) @  b1 c9 z" {& v# \ 王成錄博士對此深有體會。2014年,在華為EMUI 4.0期間,他來到華為消費者軟件部門。此時國產手機行業普遍受制于安卓,僅能在UI/ROM層面修修補補,無力解決更深層次的優化問題。安卓系統的每一次大版本升級,中國手機企業的本土化與UI更新至少要延后半年,并且每次升級都會丟掉很多老用戶。
3 i0 M# m: ]. b" u% @# T8 B: i# C; _# C& \" C, G+ }! j
王成錄博士感慨稱:涉及系統級平臺開發的基礎軟件能力,始終是國內軟件業一個短板。我們在硬件生產上,有了強大的生產線,成為世界工廠。但是在軟件開發上,卻沒能掌握同等的“生產線”能力。
' ~. D! r: G; P# }# C) B1 {6 U4 {3 W0 X9 ^% R; ^- V+ z
華為在基礎軟件領域的研發啟動已久,并且是持續重投入,但即使如此,也都經歷了一個較為漫長的“潛行”周期。 ! n) b  X5 \' \- s

6 {; y; Q( I+ E$ }1 o 以方舟編譯器為例,這項技術的緣起可以追溯到十年前,2009年,華為海思創建了編譯組,4年后,華為發布了面向基站的編譯器HCC,可看作是方舟編譯器的前身,2014年,方舟編譯器主架構完成,再是2016年成立編譯器與編程語言實驗室,最終 2019年華為正式發布方舟編譯器。3 {! t/ ~' T) d9 m/ c

( k4 G0 f5 Z9 @- s* f& n  C4 [( b( k
5 a1 T3 {  N4 ~- W) n+ I* M+ g

( A2 Y$ m; j2 O" N* y# ]! R  t 萬物互聯時代,全新的生態將會加速全新操作技術變革,對于華為這類基礎軟件持續投入的企業也將迎來縮小與美國基礎軟件差距的最好破局機遇。這也是余承東透露華為一方面重點投入研發鴻蒙與分布式技術,一方面卻宣布對外開源的重要原因。 ) ~. e7 |" W, C' F  G! x

1 P( h' @9 |1 {1 @: { 唯有聚合產業最多的合作伙伴與開發者,才有可能為用戶打造豐富的新應用生態與服務體驗,才能背靠巨大的用戶規模與需求實現分布式技術的成功商業化與持續創新領跑力。
* p: q  L1 C4 o5 W4 [2 |: t! t9 q) s
+ Z+ X+ d" R; ~4 W0 @! r+ q 就如王成錄博士所說,一方面,華為希望借此輸出成熟的底層能力,讓產業鏈直接受益,另外一方面,好的開源運營,也能推動開發者互惠互利,集思廣益,共同提升軟件能力。+ D7 i2 x/ v$ {, ~8 y3 h
* j  q8 {  K4 q1 N" ?* U- F7 Y
這是破局者的必然選擇,也是技術領跑者的終極浪漫
1 A# G7 R( g; n3 J; ?3 L- ]- z5 t. e
『本文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EDA365公眾號

關于我們|手機版|EDA365電子論壇網 ( 粵ICP備18020198號 )

GMT+8, 2020-2-22 04:54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深圳市墨知創新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南山區科技生態園2棟A座805 電話:19925233282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7966一尾中特网站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 搜索河南11选5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结果 砂锅米线赚钱吗 安徽11选5跨度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五 下载浙江快乐12走势图 cad2016补丁码报错 福建十一选五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表